欢迎您来到安徽在线,今天是

吉林农安客运伪公司化谁受益

http://www.ahzxw.com.cn    2014-05-15 12:33 来源: 天津新闻网  安徽在线

  农安县位于长春和松原两大城市之间,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利。长白铁路、长白公路、302国道纵贯南北。全县22个乡镇全部通油路,是全省第二个实现乡乡通油路的县份。县城所在地距长春市区60公里,处于长春1小时经济圈内,距长春龙嘉国际机场90公里,距大连港口700公里。目前,珲乌高速(农安段)及辅线工程已经全线开通,县城至省会长春只需半小时,县城至松原只需1小时。一趟又一趟的客车贯穿了这里的交通,让亲邻间的距离拉的更近了。

  几个月前,一起吉林农安县“六辆大客车到北京上访”事件,引起了记者的关注,其中一位驾驶者齐会军向记者讲述了吉林农安县的客运乱象,记者随后跟踪来到了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实地采访。

  在吉林长春农安县,除了齐会军外,还有很多车主和职工充满了怨气。记者也希望找找这怨气的根源是什么,俗话说挖出萝卜带出泥,在挖出萝卜的同时,看看还能带出什么泥来。

  到底是机制出了问题,还是人出了问题?

  改革开放以来与许多地方一样,农安县的客运市场呈开放式发展,经营不善的国营客运公司,逐渐退出市场。零散经营的模式必然存在很多隐患,一个车出了事情只有一个车主自己去承担。但是如果发生了很大的肇事,车主没有能力个人承担。随着经济的发展,国家鼓励客运行业公司化经营。即由客运公司为市场的主体,直接提供客运服务。通过国公司化运营,可以共同提高抵抗风险的能力。只要是发生事故,现在直接公司出面。以公司名义申请线路,再交由车主来经营。

  记者来到农安县运输局了解到,农安县唯一一家由国企改制变成现在股份制的二级客运公司,每年税收几百万,在农安县是税收大户。

  没效果的改制,漫天要价的管理费和保险费!

  管理费即管理和日常开支费用,其中也包括公关协调费用,并且所交的费用逐年提高。评论员张春蔚在某节目中表示:“我们发现某些部门为了证明自己权利的存在,他一定会让你某些东西在明面上执行不下去,你只能通过暗面上的东西使得他可执行。这些可执行的背后就出现了,我们所说的无论是送礼请吃请喝后面最核心的是什么?是权力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而留下的关隘!这些关隘到最终看起来阻碍的是想办事的人,但最终,行使的是一种权利变成利益的转化。”

  车主齐会军向记者反映,每年公司收取保险费用一万多元,实际开出保险发票几千元,其余万元只给白条一张。记者随后采访了位于吉林省长春市的银监局和保监局,相关负责人给出我们答复,这笔钱既不属于基金也不属于保险,介于私募基金和非法集资之外,为公司内部行为,尚属于法律盲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给记者解释了这种企业做法:“说白了就是欺负人,愿意收多少收多少,不愿意干就走。”因为车是车主自己的,车的受益也是车主自己的,所以车真正出了问题,基本上还是车主自己承担。国家要求的责权利一体,又变成了车主个人自己的责权利一体。根本难以达到有赔付保障的目的。然而这么多年来公司募来的保险金费用越来越多,这些多出来的费用去了哪里?流向如何?用作何处?

  齐会军向记者表述,由于2013年其个人月管理费已经暴涨至1万5千多,实在无力承担,只好不断向有关部门反映。去年交通局接到车主们的集中抗议,迫于车主多次上访,已经展开过到周围市县调研车辆管理费收费参考标准,调研回来后证明,农安县的客运公司定出的管理费收费标准比其他市县要高出几倍甚至几十倍。但是最终也并未降价,还出现了“因人而异”的管理费收取制度,即不同的人不同的价格,理由也很简单:你比别人能赚钱。

  于是记者找到了掌握客运行业命脉,拥有客运线路审批权的当地运管所。但是运管所的门卫拦住了记者,让记者去问运输局相关问题,并表述运管所是运输局的一块砖。记者采访农安县运输局分管客运的局长,局长当机立断的表示,运管所所长生病了,现在不能接受采访,自己却只给出了一些笼统的回答。记者问及齐会军反映的长期上访诉求,并且提及最近发生的“六辆大客开到北京讨说法”的事件,局长表示事情已经解决,至于后续工作因为几个负责人不能同时聚在一起,有的生病有的外出,所以一直拖延了很久。

  怪不得车主们有这么大的怨气,这么多的“苛捐杂费”确实让人不能理解。法律专家杨文战在某节目中指出:按理说客运公司和下面的司机应该是一种劳动关系,本不该收取管理费。但实际上我们了解到,他们之间并非是单纯的劳动关系,实际上是这个农安县唯一的客运公司通过各种方式拿到了线路运营权,而原先在这个线路上跑的人,他还想在这个线路上跑,就得到公司来挂靠。你来公司挂靠公司就会以各种名目来收取车主的钱,你不交这个钱,公司就让你跑不了车。实际上市公司垄断了资源,然后才产生了这个不合理的现象,也出现了公司可以漫天要价收钱的霸道。

  燃油补贴专款专用,直补款疑变相克扣

  齐会军及车主向记者随后表述了另一个事项,客运公司存在变相克扣燃油补贴的嫌疑。即客运公司的燃油补贴每年都正常发放到车主手中,但之后第二年度却把前一年度的燃油补贴折算在每一辆客车的净利润当中,由于管理费的收取方式是每车净利润的50%,所以下一年的管理费收取当中已经包含了上一年度所发放的燃油补贴款,“作为专款专用资金的燃油补贴被这样变相克扣,这符合相关规定吗?”齐会军问记者。随后记者追问了交通运输局分管客运的局长,局长向记者解释,目前的燃油补贴不未发现克扣问题。以前有过相关处理,现在基本上杜绝了,以后如若发现也绝不姑息。

  按照财政部、交通运输部财建[2009]1008号规定,第十七条:补助资金应当专款专用,全额用于补助实际用油者,不得挪作他用。

  客运改革分阴阳,伪公司化漏洞谁受益?

  为规范客运车辆的经营管理,有关部门要求道路客运经营者实行规模化、集约化、公司化经营。根据有关规定,客运企业必须为自有资金全额购车,即使对资金要求较高的高速公路客运,主干道客运干线,也需要企业投资额不低于51%。

  农安县的客运车主向记者抱怨:“成立公司也没用,国企转型成了皮包公司,靠敲诈!”大家瞅着安稳日子快过不下去了,对公司却是敢怒不敢言,有些正式工去公司反映医保等问题,被公司拳打脚踢赶了出来。于是车主们找来记者帮他们挖一挖客运市场背后的利益链条。

  但农安县的客运经营者们向记者反映,这一政策在他们那里走了过场,车写的公司所有,但是车实际上是个人处置,没有进行真正意义上的公司化经营,由此导致了大量的遗留问题。在公司经营的外皮下,公司顺利从运管所拿到了线路使用权。管理部门有意无意,将作为社会公共资源的线路使用权,违规审批给皮包公司。公司更实在一系列造假过程中和车主们签订阴阳合同,套取国家线路使用权,再卖给实际经营者坐收暴利。

  评论员:假改制的背后是真揽政,揽政的背后是推责

  评论员张春蔚在某节目中表示:客运的管理上没有创新,而是一种揽政,他可以只抓这家公司,而不用管十分庞大的运输员。然后通过这种方式让每一项责任能推下去,出了事情有人能顶包。但更为重要的,可能通过这样一个审批让他们之间的利益输送,形成的一个类循环。谁站在上层获益,这才是值得我们应该去反思的。为什么这样一个改制无法彻行,是因为太多人的利益横亘在那里。

  按理客运车辆挂靠,实行公司化、集约化经营,目的是为了规范客运市场管理,提高服务水平,降低安全事故。但是,农安县在落实这一政策过程中,却借公司化之名,行挂靠承包之实。这种做法,不仅使客运车辆公司化名不副实,而且漫天要价的客运管理费也让客运经营户们掏了冤枉钱,这种情况应该引起长春市交通部门的重视。

  交通运输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印发《汽车运价规则》和《道路运输价格管理规定》的通知(交运发【2009】275号)第二十八条:执法人员滥用职权、徇私舞弊、玩忽职守,尚未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由于没有按照有关部门的要求将客运车辆进行真正意义上的公司化经营,由此导致农安县在实际客运经营中问题百出。那么,客运车辆经营者们所反映的问题是不是事实?为什么高额的管理费和保险费会出现?我们希望农安县政府相关部门尽快查清事实。对于此事我们将继续予以关注。

  

分享到:
  • 精彩图片
  • 湖北游客华山突发心肌梗塞 咸阳俩学医女紧急救助

    湖北游客华山突发心肌梗塞

  • 华阴一村庄边清水河变臭水沟 距华山景区仅1公里

    华阴一村庄边清水河变臭水沟

  • 曝阿里巴巴支付12亿元 收购恒大俱乐部50%股权

    曝阿里巴巴支付12亿元 收购

  • 合肥老城区内涝病下月治好(图)

    合肥老城区内涝病下月治好(

  • “那些年”女配角弯弯出轨 结婚未满1个月(图)

    “那些年”女配角弯弯出轨

  • 《喜乐街》今晚开播 白凯南自曝暗恋贾玲三年(图)

    《喜乐街》今晚开播 白凯南

  • 合肥包河大圩葡萄旅游节开幕

    合肥包河大圩葡萄旅游节开幕

  • 德尔惠休闲鞋 烂漫整个夏季

    德尔惠休闲鞋 烂漫整个夏季